嫩模被狐仙附体,请我过去招阴……
所属:探索发现 发布时间:2019-10-24

东北多奇人,萨满巫教的传人、家里供着保家仙的散人,还有会叫魂的阴阳先生,这些奇人生性骄傲,不喜欢和平常人交往,由于他们专注于和“阴魂”打交道,所以叫“阴人”。

我的行当也很讲究,怎么说呢,我没有那些“阴人”的本事,但那些“阴人”赚钱养家糊口,和我有很大的关系。

说白了,我是个中介人,把“阴人”介绍给我的客户,所以我们行当的外号叫“招阴人”。

我们能说会道,很能做生意,当然,除去能说会道这个比较寻常的优点,我们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能力,这个能力也奠定了我们能当“招阴人”。

这个能力是什么?我后面会讲述,现在表过不提,免得你们以为我是吹牛逼。

“招阴人”有固定的客户圈子,我的圈子比较特殊,是时下当红的娱乐圈,有些明星发家,背后就有我们招阴人的贡献。

就说现在当红的一位歌星,名字不能说,就用黄某代替吧。

黄某前两年事业如日中天,但冲得太快,容易得罪人,结果给歹人暗中陷害,一下子昏迷过去,醒过来也疯疯癫癫的,追着人就咬,有时候还咬掉人家的肉,当场拼命咀嚼。当时把他的经纪人给急疯了,托了很多关系找到了我。

我去看望了一次黄某,发现这人是被下了“降头术”,看上去像南洋那边比较出名的降头师“延纳”的手笔,应该叫“鬼头降”。

所以我通过我的方式和资源,去哈尔滨请了一位五十来岁的萨满。

萨满会一种“请神“的术,在黄某家里摇了一晚上的铃,念了一晚上“咒”,破了“延纳”的“鬼头降”。

第二天黄某就恢复正常了,又回到舞台上唱歌,现在比以前还要红。

事后黄某的经纪公司不但支付了我十五万的费用,还给我和萨满各包了一个两万块的红包。

我们圈子虽然面对娱乐圈,接大明星的单也有不少,但这种单子也不是天天都有,闲暇时候,我们也会接一些小单。

我最喜欢接的小单,就是接嫩模的单子。

别看很多嫩模赚得少,但他们男人赚得多啊。

不少有钱人都有包嫩模的习惯,从煤老板到IT公司CEO,再到房地产开放商,总之什么达官贵人都有。

他们口袋里有钱,每次接单,有不少银子进我腰包。

除了钱不少,还有一个原因让我更愿意接这种单子。那些嫩模通常私生活不怎么检点,我从中赚点“荤油水”也是经常的事,有些嫩模还专门给我投怀送抱,希望我多多关照他们,我也会挑挑择择,办点桃色事情。

要说这事确实有点不光彩,但那些嫩模,大长腿,天生炮架子,打扮也时髦,说话嗲声嗲气,不知道有多风骚,真没几个男人能够扛得住诱惑的。

何况我和她们“办事”也是你情我愿的,不存在我依靠手里的资源,逼她们干一些不愿意干的事情,这点节操咱还是有的。

说真的,我也没必要“逼”,她们对床上的事,看得比较开。

这一次,就有个本市的嫩模托人找关系,寻我办事。

但凡能够找到我办事的,她都有点能量。

这天早上,我开着我的小二手金杯车,去市里面找她。

她住在我们市里一个还算高档的小区里,电话里她的声音很高冷,说话言简意赅,不多说一句废话,这多少让我不愉快,但我还是忍着。

她是金主嘛,我们招阴人说到底是个服务行业,要摆正心态。

到了小区,我给她打了个电话,她磨磨蹭蹭了好久,才和我碰头。

这态度,我更不满意了,一点都不讲究时间观念。

等我见着她真人的时候,立马所有的气都消了,乖乖,我见过的明星和嫩模不少了,可头一回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。

她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,身材高挑、小腿细这些都不说了,重要的是,她的肩膀比一般女人稍稍宽一点,加上人瘦,所以衬得锁骨很圆润,再配上泛着雾的脖颈,身材给撑得很有立体感,同时让她的气质更加出尘。

雇主是这么美的嫩模,立马让我心情大好。

我想,等办完了她的事,再拐弯抹角的询问询问价钱,看看能不能“嘿嘿嘿”。

女人问我是不是李善水。

我点头。

女人问清楚了,只说了两句话,第一句“我叫黄馨“,第二句“去家里谈”。

说完转身就走,从我见到她开始,她始终没笑过,看来不是“装高冷”,是气质真心高冷。

我跟着她后面走着。

边走,我的视线一直扫着她的臀部,挺丰满的,一走一颤,这姑娘,必然实战利器,尤其是她穿着的是一条低腰紧身铅笔裤,很衬屁股的弧线,一扭一扭的时候,又时不时的露出白白的腰际线,让我小心肝一颤一颤的。

差不多走到小区楼门口的时候,她突然回头,狠狠的瞪着我。

我一下子愣住了,她怎么突然回头啊,这还挺让我尴尬的,好在她只是询问:李先生,只要是关于“脏东西”,你都能搞得定?

这叫什么话,我立马胸脯拍得啪啪响:只要跟“脏东西”挨边的,我必然搞得定,不然我凭什么吃这口饭。

她把眼睛眯成月牙,表示知道了,转身又走。

但我却喊住她了:黄妹妹,停一下。

她回头,狐疑的看着我。

我指着她的胸前一吊坠,问这是她什么时候买的。

那吊坠有一“脉动”瓶盖大,三角形的,边缘虎牙交错,是一块“皮子”。

见面的时候,我都在关注她的身材,没有注意到她脖子上挂着的吊坠,刚刚她回头,我才注意到。